隔夜要闻:感恩节美股休市 比索创新低智利央行将干预 13天后港理大接回一"灾后现场" 重建费或天文数字:鹿晗加盟冰冰公司

2019年12月03日 04:25 人民网 分享

太阳集团�世殖撬�型�

开国将星仅存10颗,今年已有五位开国名将逝世 巴中籍开国少将、原总参某部部长姜钟于2019年9月29日上午在解放军总医院逝世,享年101岁。 姜钟将军逝世后,目前健在的开国将军仅存10人,他们基本都是在红军时期就参加革命,平均年龄已在百岁上下。 自1955年至1965年间,我国共授予或晋升10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5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177名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和1360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这些人一般被统称为“开国将帅”。 目前,“开国将帅”群体中,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均已辞世,健在的10名老将军均为开国少将。 从2010年至2017年,每年开国将军的陨落数量都在两位数以上,分别是2010年逝世29人,2011年25人,2012年14人,2013年10人,2014年14人,2015年20人,2016年10人,2017年12人。2018年,则有6位开国将军逝世。 进入2019年以来,开国将星已陨落5颗。除姜钟外,另四名将军分别是:原昆明军区参谋长孙干卿于2019年1月5日上午在南京逝世,享年100岁;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方槐于2019年2月16日在武汉逝世,享年102岁;原福州军区副参谋长熊兆仁于2019年4月7日晚在福建福州逝世,享年108岁;原总参某部政委、部长张中如于2019年9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健在的10名开国少将中,1955年授衔的有4人,1961年授衔的有2人,1964年授衔的尚有4人。 其中,1955年授衔的4名健在将军分别是:原沈阳军区副政委邹衍、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詹大南、原北京军区工程兵政委杨永松、原南京军区工程兵主任黎光。 1961年授衔的健在少将分别是:杨思禄、张力雄。 1964年授衔的健在少将分别是:王扶之、陈绍昆、文击、涂通今。 上述10名开国将军中,年龄最小的是出生于1923年的原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王扶之。 2019-10-22 20:33:16新京报 记者:张泽炎 编辑:王进雨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控制权争夺未了、股东股份质押 丽江旅游前三季净利下滑2019-10-22 20:33:16新京报 记者:张泽炎截至三季报发布日,华邦健康所持有的丽江旅游的股份全部质押。新京报讯(记者 张泽炎)10月22日,丽江旅游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第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亿元,同比增长10.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672.82万元,同比增长3.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8501.97万元,同比增长3.09%;基本每股收益0.1578元。另外,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58亿元,同比下降0.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5亿元,同比下降8.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80亿元,同比下降8.56%;基本每股收益0.3363元。丽江旅游在三季报中披露,2012年11月16日, 公司为推进泸沽湖项目,公司在泸沽湖投资设立了全资子公司龙腾公司。目前,泸沽湖片区规划已经云南省城乡规划委员会组织专家评审通过, 但因泸沽湖正在进行自然保护区总规修编,公司暂停牛开地建设项目相关前期工作, 龙腾公司与泸沽湖管委会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合资设立子公司尚未完成注册设立。此前的9月27日,丽江旅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股东股份质押情况发生变动。大股东华邦健康解除质押2700万股,质押2747.55万股。华邦健康系丽江旅游大股东。截至三季报发布日,华邦健康所持有的丽江旅游的股份全部质押。华邦健康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7837.0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26%;华邦健康所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累计被质押7837.05万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00%,占其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股份总数的47.55%,占公司总股本的14.26%。目前,公司实控方华邦健康与原控制方玉龙雪山管委会的实控权之争未能分出高下。企查查显示,2004年,丽江旅游在深交所上市,彼时实控人为玉龙雪山管委会。2008年开始,华邦健康通过公开市场不断买入的方式,购得当时丽江旅游第一大股东丽江玉龙雪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雪山公司”)和丽江旅游控股股东丽江山峰旅游商贸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山峰公司”)的部分公司股权。股权的变动让玉龙雪山管委会控制权逐渐旁落。2017年11月底,华邦健康认缴山峰公司新增注册资本600万元。增资完成后,华邦健康持有山峰公司56.23%股权,成为控股股东。股权穿透图显示,山峰公司持有雪山公司20.50%股权,加上华邦健康直接持有雪山公司33.86%股权。华邦健康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雪山公司54.36%的股权,而华邦健康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张松山顺势成为丽江旅游的实际控制人。不过,对于控制权旁落,玉龙雪山管委会并不承认。2017年12月14日,丽江旅游停牌核查3个月,复核实际控制人变化,其间玉龙雪山管委会也曾尝试回购股权。2018年3月13日,丽江旅游发布公告称,为保证丽江旅游经营管理团队的稳定,华邦健康同意自2018年3月13日起15个月内维持丽江旅游现状,不对丽江旅游现有业务、董事会及高级管理人员组成、员工聘用计划、分红政策、组织结构、经营计划进行调整和改变;在条件成熟时,华邦健康同意将直接或间接控制的雪山公司54.36%股权,转让给玉龙雪山管委会或玉龙雪山管委会指定第三方。不过,2019年6月,丽江旅游公告,双方就股权转让价格一事仍未能达成共识。目前,华邦健康在丽江旅游董事会仅占一席,由华邦健康董事长张松山出任董事。截至10月22日收盘,丽江旅游涨0.53%,报5.69元/股,最新市值为31.27亿元,较2017年11月28日,即华邦健康入股时的收盘价8.74元/股下跌34.90%。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编辑王进雨校对刘军

2019-10-22 17:46:39新京报 记者:王真真 编辑:郑艺佳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长白山控股股东再质押股份,累计质押比例上升至27%2019-10-22 17:46:39新京报 记者:王真真新京报讯(记者 王真真)10月22日,长白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白山”)发布公告称,为补充流动资金,公司控股股东吉林省长白山开发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建设集团”)将其持有的长白山1300万股股份质押给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行,质押股份占长白山总股本的4.87%。公告显示,建设集团质押的长白山股份为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登记日为2019年10月21日,质押期限为2019年10月24日至2020年10月24日。截至10月22日,建设集团持有长白山1.59亿股股份,占长白山总股本的59.45%。此次质押股份是建设集团第五笔股份质押,本次质押后累计质押股份数为7103.1466万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为44.18%,占长白山总股本的26.64%。长白山方面表示,建设集团资信状况良好,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由此产生的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目前未出现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未出现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实质性因素。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编辑 郑艺佳 校对 李世辉 图片 王真真2019-10-22 14:57:17新京报 记者:欧阳晓娟 编辑:祝凤岚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农畜产品追溯管家系统上线2019-10-22 14:57:17新京报 记者:欧阳晓娟新京报讯(记者 欧阳晓娟)拿出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即可追溯农畜产品的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10月21日,由全国农业科技创业创新联盟主办的追溯管家交易平台上线启动会在京举行。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追溯管家交易平台是在吉林省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系统上建立优化而成,计划向全国推广。该平台打通了生产端和流通端的信息闭塞,消费者只需拿出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即可追溯农畜产品的种植、生产、流通、销售的等各个环节。吉林省畜牧业管理局局长王坤表示,屠宰场使用追溯系统后,可节省大量人工等成本。截至今年9月末,吉林省内屠宰企业可追溯生猪达到370万头以上,肉牛、肉羊、肉鸡以及梅花鹿、向海大雁等地方特色畜种的追溯应用工作也在同步展开。业内人士认为,加快推广农畜产品追溯系统平台符合我国国情和发展阶段,也进一步提升现代化信息技术的监管能力,让科技成果更好地保障消费者健康。新京报记者 欧阳晓娟编辑 祝凤岚 校对 郭利公海 赌船710登录网址[观察者网特约作者/晨枫] 国庆70大庆前夜,075首舰下水,成为中国军迷中的大事。据报道,二号舰也将于不久之后现身于船台。报道称075的排水量为20000吨级,可以搭载20架直升机,同时设有坞舱,可作为两栖车辆和气垫登陆艇的母船。这将大幅度提高中国军队立体登陆、两栖攻击和多样化任务的能力,弥补中国海军水面舰队直升机运作能力不足的缺点。但与军迷期望的40000吨级相比,有传言说,075“只有”相当于法国“西北风”的吨位。这不禁引起疑问:075是不是造小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与人们常用满载排水量描述吨位不同,中国官方“习惯上”用标准排水量描述吨位,所以国产航母成了“5万吨级”。出坞后的075正好紧邻一艘071。已知071全长210米,吃水7米,宽28米,满排25000吨。美国“黄蜂”级的满排41150吨,全长250米,吃水8.1米,宽32米。075的线型与“黄蜂”级相似,但根据流传出来的图片测量,全长不比071增加25%,事实上两者全长相当接近。从舰尾角度比较,假定艉门尺寸相同,075和071的宽度也十分接近。作为参照,日本“出云”级满排27000吨,全长248米,吃水7.5米,宽38米,当然舰体外飘很大,水线线型也没有“黄蜂”级和075那样饱满。另一个参照是“西北风”级,满排21300吨,全长199米,吃水6.3米。 075的标排27000吨,满排36000吨,比“西北风”大,小于“黄蜂”级 075的艉门尺寸与071应该是相似的,可以看出两舰宽度十分接近 075的干舷比071显著更高,有人因此套用商船的惯例,得出075的吨位显著高于071的结论,这也是误导的。干舷不决定吨位,水线才决定吨位。图片上的071和075都露出水线,两者差别并不大。另一个观察点是艉门,艉门只是防浪,并不水密。坞式登陆舰在重载航行时,坞舱底是干的,处于水线之上,只有在开门收放小艇的时候,才降低船体,让海水灌进坞舱,所以称为坞式登陆舰。075的艉门与所有坞式登陆舰一样,底部与坞舱底大体齐平,但已经很接近水线,这说明了075干舷虽高,但在航行状态也是这样,并不“藏肉”。 071也有坞舱,与075的甚至可能尺度相仿,但差别在于071的机库位于甲板以上,而075的机库位于甲板以下。假定坞舱高度相似,这把甲板抬高到相当于071的机库顶的位置。两者确实相近。事实上,075的基本设计以071为基础完全是可能的。 排水量当然还要看吃水深,但水线形状和长度与吃水有一定的比例关系,都是长期优化的结果,空载时就吃水过深导致阻力增加,这样的设计没有道理。 “西北风”级满载排水量21000吨,就明显比075小一圈了 071和075并排建造 综上所述,075的“20000吨级”是可信的。这是标排,满排大概率达到30000吨级,大于“西北风”级,但很可能达不到“黄蜂”级的40000吨。当然,准确数据只有等官方宣布。 那么,正如大家质疑的那样:075为什么不造大一点呢? 船舶的造价和吨位直接相关,但更主要是由任务决定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任务是全球远征。在低烈度战争中,一艘“黄蜂”级可以在远离基地的地方直接把一个加强营的兵力送上敌岸,连同配属的武直、运直、装甲和非战斗车辆,这是可观的兵力。在高烈度战争中,若干艘“黄蜂”级可以组成先头部队,抢占滩岸,接应后续主力。这不仅包括孤立的岛屿,还包括敌占大陆。因此40000吨级的“黄蜂”级是必要的。 中国海军陆战队不需要全球远征,在可预见的将来,重点在第一岛链之内,第二岛链都是很遥远的目标。最现实的还是台海和南海。在南海的岛屿作战中,071和075都足够大了,40000吨大舰并无必要。40000吨大舰对第一岛链和南海国家的两栖攻击很有用,但这不是两栖攻击舰就足够的,不仅取决于中国的战略思维,更需要与所有军兵种建设协调进行,尤其不宜超前于中国航母的建设。 在遥远的地方执行人道救援或者撤侨是次要任务,能顾及很好,不能顾及则放弃,不能作为设计依据。在和平时期,必要时可以就近征用、租用民船;在战时,大型两栖战舰本身任务繁重,很难有时间顾及撤侨。撤侨说到底是合作(至少是非敌对)环境下的准军事行动,真正敌对环境下撤侨行动的可行性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哪怕是40000吨大舰,登上去一个加强营也不可能击溃一个国家的叛军,从各地撤回无武装的侨民,《战狼》、《红海行动》之类是电影,不能太当真。 中国此前退出的外贸两栖攻击舰也比075小,和“西北风”相似,被戏称为“东南风” 苏联时期设计的11780型两栖攻击舰,满载排水量40000吨,可搭载12架直升机和3艘气垫登陆艇,采用蒸汽轮机动力,舰上还有130毫米舰炮用于提供登陆火力支援 台海作战问题则是另外一个情况。台湾岛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北部离大陆约150公里,南部约300公里。用传统的小型登陆艇直航,按照8-12节的航速,单程约需10-20小时,航渡时间太长,容易暴露作战意图,便于对方组织防御。而且小型登陆艇的耐波性差,不适合在海上长途航渡。可直接冲滩的072的航速也只有18-21节。071的航速可达25节,但不宜过于接近滩岸,避免遭到岸上火力的杀伤,一般在一定距离上放下小艇(尤其是气垫登陆艇)冲滩。075也一样。典型的超地平线泛水冲击距离约80公里。换句话说,如果用于台岛西岸登陆,在海峡中线就要释放小艇了。与其这样,不如努把力,直接岸到岸,都不需要两栖攻击舰了。用于台岛东岸登陆当然情况不同,但台岛东岸多山,只能小股登陆,不宜大兵团重装登陆,大舰也用不上。 由于航速和耐波性问题,用传统的小型登陆艇在台海实行岸到岸登陆不实际。现在技术进步了,气垫登陆艇或者带升降平台的新概念双体登陆艇(如法国L-CAT,出口到泰国的075E也配备了国产的类似设计)都在中国的技术范围内,航速在30-45节,北部单程只需2-3小时,南部4-6小时,一天内可以跑几个来回,有利于快速运送重装的大部队上岛。气垫和双体各有优劣,容另文再述,但航速较慢、需要转运的大舰用起来反而累赘。075对台海肯定有用,但不是只为台海造的。 对中国来说,40000吨大舰最大的诱惑在于兼职航母,但这实际上是误导的。且不说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没有垂直-短距起落战斗机可用,40000吨级兼职航母缺乏搭载包括预警机、加油机等完整舰载空中力量的能力,难以独立作战。但依托正规航母、作为额外战斗机的搭载平台时,两栖攻击舰的最大速度太低,拖累航母打击群。“出云”级只有27000吨,但采用4台LM2500燃气轮机,速度达到30节,这是真正当作航母来设计的,所以根本没有费心伪称为两栖攻击舰。“美国”级45700吨,2台LM2500加2台柴油辅机,航速就只有“20节以上”,真的作为辅助航母的话,对经常需要以30节航速运行的航母打击群的困扰不言而喻。 如今的俄罗斯在法国拒绝出售“西北风”之后,由克雷洛夫设计局重新设计了“雪崩”级两栖攻击舰,拍水量24000吨,可搭载18架直升机和2艘气垫登陆艇 克雷洛夫设计局在“雪崩”级上采用了很多非常规设计,三体船设计,舰岛内设置可容纳6架直升机的大型机库,舰艏有大门……总之是一个谜一般的设计(当然克雷洛夫局作为一个流体动力研究机构,水线以上的具体设计可能并不那么“靠谱”) 要增加航速当然是做得到的,代价是更高的动力要求,需要全盘重新考虑总体设计和运作要求。“空心”的两栖攻击舰要安装大功率动力并不容易,最适合安装尺寸和重量都较大的动力系统的空间被坞舱占用了。相比之下,071还算快的,达到25节。但054A都难以跟上全速行进的“辽宁”号,何况071。075除非有与两栖攻击舰不相称的特别强劲的动力,很难具有与航母相当的速度,配合使用困难多多。“西北风”级的最高速度只有18.8节,这也是成本较低的重要原因。 如果075大量借用071的基本设计,很有可能也借用动力系统,有助于降低设计和建造成本。如果075的吨位增加不多,航速损失不大,跟上航母不行,但作为两栖攻击舰够用了,作为编队主体、更适合担任多用途平台。大甲板当然是大批快速出动直升机的有利平台,便于发动立体登陆作战,但也可用于反潜。直升机反潜有特殊优势:速度快,覆盖面积大,可以在悬停中把吊放声纳探入水中,获得最优工作环境。新一代的中国主战舰艇都具有搭载直升机的能力,但直升机除了反潜,还有联络、救生甚至海上攻击作用,单靠水面战舰的直升机数量不够用。 美国“黄蜂”级两栖攻击舰的标排也只有28000吨,满排达到40000余吨,比075要大一些 日本“出云”级直升机母舰,标排19500吨,满排27000吨,采用燃气轮机动力,航速30节 韩国“独岛”号,标排14300吨,满排18800吨,采用4台柴油机动力,航速23节 075不仅能大量搭载直升机,还使得直升机反潜战术多样化。单机反潜时,必须不断地悬停、转移,从多点侧向中三角定位,时间长,操作复杂,容易在转移间隙中让对手溜掉。双机反潜要好很多,既可以双机交替运作,延长在位时间,通过绵密的不间断搜索捕捉对手;也可以双机同时行动,实行三角定位,然后在交替转移和保持跟踪中继续三角定位,迅速收敛到目标概略方位附近精细搜索。三机可以在轮换中保持至少双机运作,延长在位时间,更可以三机运作,通过多边同步三角定位,误差互相补偿,大大提高概略搜索的精度,甚至可以根据多普勒频移测定运动方向,迅速“套住”目标。075大量搭载的直升机不仅可实行多个目标区的同时搜索,还有足够数量提供不间断搜索,使得舰队反潜能力极大提高。 直升机扫雷是另一个应用。直升机与水体无接触,诱炸水雷时比任何扫雷艇都更安全。速度快则保证了可在短时间内扫清大片雷区。既可以犁地一样地扫雷,也可以有的放矢地猎雷。 海湾战争期间携带CH-53直升机执行扫雷任务的“硫磺岛”级两栖攻击舰“的黎波里”号 075还是重要的无人机平台。无人机在海军的应用方兴未艾,各种早先“匪夷所思”的气动构型都成为可能,尤其是一些以前认为不切实际的垂直-短距起落方式。比如尾座式,垂直降落时飞行员难以扭头观察接近地面的情况现在不成问题了;“倾转机头”在短滑跑时前机身像发怒的眼镜蛇一样扬起,只要很短的滑跑就可以起飞和着陆;多旋翼与固定翼结合更是结合了电动的布局优势和固定翼的升力效率优势。这些用机翼产生巡航升力但通过特殊气动手段实现垂直-短距起落的气动构型大大拓展了舰载无人机的应用范围,也拓展了075的应用范围,但并不要求075更大。 各种无人机可能是未来两栖攻击舰的好助手 075造小了吗?并不小。未来会需要更大的两栖攻击舰吗?或许,但眼下不急。广州地铁发生塌陷阿凡达2完成拍摄网易暴力裁员事件英超直播报报道记者 张妮]编者的话:“我爱你,中国”,不只是一句话,一首歌,更是一段往事,一个触动内心的故事。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 周年,《环球时报》特别专访多位各领域代表性人物,请他们讲述“我和共和国的故事”。相关访谈视频即将上线,敬请关注。 我这一生也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与共和国的跌宕起伏是联系在一起的。给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两场战争。一场是抗美援老挝作战,另一场是科索沃战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组织了抗美援越作战和抗美援老挝作战,我当时作为军工作组的成员参加了援老挝作战。临出国时,每人都可以给家里写一封家信,可以写几句话,但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当时我就写了这么几句:“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这是我父亲曾经给我念的一首诗。我想,我把这首诗传回家里,父母也会知道我的情况。虽然我没有暴露去干什么,但他们知道,我是在为国效力。人生能有几次搏,我搏了一次,为国家上过战场! 科索沃战争结束不久,军事科学院组织了一个代表团到南联盟进行实地考察和友好访问。到了南联盟贝尔格莱德时,我心中就有一种悲愤:一个主权国家被霸权国家打得满目疮痍,大楼千疮百孔。这种心情在抵达我驻南联盟大使馆时达到极致。凭吊在战争中牺牲的许杏虎等几位烈士时,我们在使馆前献了一个花圈,站在那里,所有的军人都掉下了眼泪。我们强烈感受到了一种使命,国家的尊严应该由我们军人来捍卫,落后就要挨打,那真是一种切肤之痛。从那以后,我回到军事科学院更加自觉地从事军事理论研究,特别是现代战争的研究。 从南联盟回来不久,我有机会去美国当访问学者。我曾经到大西洋理事会参加一个学术报告会,恰恰遇到美国驻北约总司令克拉克在理事会议上述职。在述职报告中,他讲到美国在科索沃战争中,整体组织协调多么完美,他们的武器打得多么精确。最后记者提问时,我站起来说:“我今天想提个问题,你们作战这么完美,武器这么精准,怎么把我们的驻南联盟大使馆给炸了?”全场一片哗然,克拉克也很尴尬。 现在,中国的国防实力已经进入世界第一方队。有些人把这称为“中国军事威胁论”,而我认为,这是和平力量的增长。世界上之所以打不起来大的战争,是因为中国国防起到重大的制衡作用。我们提出要在本世纪中叶达到世界一流军队水平,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不是世界一流,现在是正在进行时,而不是完成时。 强国必须强军,军不强,国家最多是一个“富国”,永远成不了“强国”。我们总说,大国之间的比拼不是在比“重量”,而是在比“力量”,不是在比“肥肉”,而是在比“肌肉”。这个“肌肉”,这个力量就是我们的国防实力。有强大的国防,我们才有民族尊严,只有让军人有尊严地站着,才能让中华民族有尊严地崛起。(张妮采访 李司坤整理)

2019-10-23 07:31:04新京报 记者:潘亦纯 编辑:岳彩周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保险代理人谋变:一单提成数万成过往 有团队8成人跳槽2019-10-23 07:31:04新京报 记者:潘亦纯在“保险姓保”回归转型之中,保险代理人王猛(化名)深刻地感受到了收入及压力的变化:前几年,卖附加万能险的年金险,一单保费就几万块钱,即使提成比例不高,也比卖重疾险好多了。此时“逃离者”涌现,有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保险代理人数量减少20多万人。近800万的保险代理人似乎遇到了转型漩涡。在“保险姓保”回归转型之中,保险代理人王猛(化名)深刻地感受到了收入及压力的变化,“前几年,卖附加万能险的年金险,一单保费就几万块钱,即使提成比例不高,也比卖重疾险好多了。去年我卖的很多产品都是重疾险、健康险,到手的佣金并不高。最近工作收入确实降了不少。”王猛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或是保险代理人转型的一个缩影。北京联合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系教师杨泽云对新京报记者坦言,随着行业转型及金融科技、智能投顾等技术的发展,需要保险代理人更加关注客户的全面风险管理和投资理财规划。如今,保险代理人如果仅仅局限于保险领域,而缺乏健康管理、财富管理等全面风险管理,则可能被市场所淘汰。【收入】百万年薪成泡影:有业务员称收入下降2007年,王猛(化名)本硕连读从成都某大学毕业后,便顺利进入一家金融公司担任人力资源一职。然而,随着成家、孩子出生等压力纷至沓来,王猛不得不寻求收入上的突破。“2015年,我辞去了工作,并偶然进入保险公司成为一名保险业务员。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刚入行的时候,没有任何资源,也听不懂当地的方言,努力了一个月,业绩还是不尽如人意,不过随着后续公司开展培训和产说会,以及依靠自己之前工作积累的一些人脉资源,我的收入也逐渐提升了。”不过好景不长,去年他遇到了天花板。“前几年,卖附加万能险的年金险,一单保费就几万块钱,即使提成比例不高,也比卖重疾险好多了。去年我卖的很多产品都是重疾险、健康险,到手的佣金并不高。最近工作收入确实降了不少。”王猛告诉新京报记者。王猛所说的收入下降背后,是随着保险行业的转型,保险代理人侧重售卖重疾险等保障型产品,这类产品由于单均保费较低,即使提成比例较高、销售较好,也难以比肩售卖单均保费较高的年金险、分红险收到的佣金。而2017年,原保监会又规定保险公司不得以附加险形式设计万能型保险产品或投资连结型保险产品等,因此,失去了附加万能险及快速返还等优势,年金险对普通投资者的吸引力也有所下降,保险代理人销售年金险的难度增加,这也进一步导致了保险代理人收入的下降。王猛表示,“重疾险每年的保费一般在几千元到一万多元不等,我卖出一单重疾险的提成大约是年交保费的40%-50%,但年金险、分红险的年均保费就比较高了,少的也有三五万元,多的甚至几十万、几百万,一单提成大约是年交保费的20%左右。”王猛称,转型前其个人做的最大的一单保费是11万,提成比例25%,到手2.75万,如今一单赚几万已成过往。某经纪公司代理人徐萌(化名)也对记者坦言,其实现在保险公司宣传业务员能收获百万年薪等信息,基本上都是卖年金险才有的,卖重疾险卖不出这个年薪。也有从业多年的资深保险代理人何杰(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说:“其实对于40岁以上的人来说,年金险还是很有市场的,整个中国保险市场也是上行的。”但她也承认,在行业转型之际,保险代理人必须要进行自我调整,要根据市场的变化,找准自己的定位,并调整和客户沟通的思路。“必须要学习,深入了解产品,同时不能光了解自家产品,还要了解其他公司的同类产品;此外,通过亲朋好友转介绍等渠道,了解客户的保险需求。对我来说,只要把客户的需求了解透彻,再给他配置产品,就很容易成交,也很容易获得客户的转介绍,这样客户群体就可以不断壮大。”何杰认为,转型之下,专业性将成为保险代理人的核心竞争力。“互联网保险性价比那么高,为什么线下的保险代理人还是有市场?专业是很重要的原因。普通人可能知道要买保险,但对于如何配置保险、如何投保等,是没有经验的。比如说健康告知部分,不少客户认为自己是健康的,因此在投保时,他可能认为自己已经如实告知了,但实际并没有,这就使得这张保单在未来理赔中面临风险,但如果有保险代理人指导,这种风险就会小很多。”【跳槽】有团队只剩20%的人 险企招聘频更加重质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中国保险中介行业发展趋势白皮书(2019)》(以下简称《白皮书》)数据,2014年~2017年,保险代理人的数量是在持续增长的,分别达308万人、445万人、644万人及785万人,但到了2018年,这一数据则降至764万人。赵宇(化名)便是其中一位“逃离者”。赵宇最早决定当保险代理人是在大四下学期。2015年末,刚从上一个实习单位结束实习,他便进入了保险公司,经历面试-入司申请-入职培训-专业培训-展业培训后,赵宇便开始展业。“保险代理人难不难做,其实是因人而异的,外向、善于跟人打交道的人更顺利。内向、不善言辞的人会走得比较艰辛。”赵宇说,“要想在保险公司走得长远,有两条路:一是做业绩,二是发展团队。”对于离开的原因,赵宇表示,行业转型之后,主要是推销重疾险等产品。“转型后展业更多靠自己的能力和资源,我人脉资源有限,卖得不好。因此在销售团队做了一年多,就换了一份工作。”“保险业务员是没有底薪的,以前卖分红险、万能险比较多,所以开专享会也比较多,大家容易签单,收入高一些,现在卖保障型产品,对个人展业能力有很高要求,而且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很多业务员可能就坚持不下来了。”王猛告诉新京报记者。《白皮书》数据显示,2010年来,保险代理人渠道保费收入对总保费收入的贡献一直保持在30%以上,2018年,这一比例甚至超过了45%,这足以凸显个险渠道的重要性。但现实的情况是,保险行业转型所带来的挑战,也让不少保险业务员开始考虑甚至已经离开这一行业。进入2019年,也有一些公司的财务数据出现了保险代理人数量下降的情况。例如太保寿险,其上半年代理人队伍月均人力在下降,同比下降11%。赵宇的经历或许是不少离开这一行业的保险代理人的“缩影”——个人展业能力有限,又碰上了行业转型及互联网渠道的冲击。由于转型后的展业环境对个人展业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这些保险代理人在失去了公司开展“专享会”、“产品展销会”等渠道之后,个人获客更为困难,收入也持续下降,不得不离开。“转型之后,我的团队人员流失比较严重,目前人数比起高峰时期大概只剩20%了。”何杰表示,“业务员也要生存下去,我们公司的重疾险还不错,但也只能满足一部分客户的需求,目前互联网重疾险层出不穷,中小险企为了吸引客户,也推出了不少性价比更高的重疾险,所以如果业务员本身客户资源就很少,那么他们在面临这些同业竞争的时候,很难卖出自家的重疾险。”一方面是能力有限的保险代理人逐步离职,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又需要更多的保险代理人打开个险渠道的布局,因此,保险公司对业务员的招聘频繁。新京报记者在智联招聘上发现,保险公司招聘保险销售的信息多达上百条,大多数集中在中国人寿、太平人寿等大型险企上,要求也并不高。“我们公司基本上每周都开两三场招聘会,但是以前,我们都是隔几个月才会集中招聘的。”王猛告诉记者。不过,据记者了解,在目前的情况下,已有公司对增员策略进行了调整,从“走量”变成“重质”。“现在我们也在增员,但是策略有所调整,只增绩优人员,不像以前一样,以数量为主。”何杰就表示,新招的人年龄大多集中在35岁-50岁,这些人已经有一定的社会资源,展业相对有基础。【应对】如何留存保险代理人?增加培训,改变薪酬奖励制度针对保险代理人转型困境,不少险企从公司层面也出台了一些相应的对策,例如增加培训、增加业绩奖励等多项举措。一家中大型险企保险代理人余斌(化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的业务培训确实比往年多一些,主要培训个人的销售能力,以及重疾险、健康险方面的一些销售观念,培训内容包括销售技巧、如何给客户讲解保障型产品等。”何杰也介绍称,公司对一些绩优的保险代理人会免费提供高端培训的机会,还有一些互联网平台可以学习,同时,也可以请资深人士来做讲座。平时,周一到周五每天都有早会,每个月还有一次大的培训和总结,每季度都有一个论坛,做高峰培训。此外,同业之间也经常互相邀请相互学习。还有不少险企从“基本法”(简单可理解为保险公司对代理人的薪酬奖励制度)上做文章,以吸引保险代理人加入,例如提高佣金比例、改变抽成方式等。徐萌介绍称,传统保险公司用人头来提成,顶层可以层层抽佣,但是现在一些险企已经改变了这种方式,更为扁平化,也就是说,某层员工只能抽下一层员工的业绩抽成,再下一层就不能抽了。“这种变化对底层的保险代理人来说,是很大的利好,因为总盘子就这么多,若底层保险代理人被一层一层‘薅羊毛’,其积极性也很难持续。”“还有一种吸引方式是提高保险代理人的佣金,我知道的某大型险企旗下卖得最好的一款重疾险,他们业务员的提成大概能拿到首年所交保费的一半。”徐萌说。此外,记者还了解到,有的保险公司为了吸引新进保险代理人,除了常规的佣金之外,完成相应的任务,还会有额外奖励;另外,有公司还设立了一些财富传承的制度,吸引保险代理人加盟。“其实保险公司也需要把保险代理人当成公司的客户来经营,需要为他们提供更高效的培训、更多的获客渠道及能够提高销售效率的技术手段,才能更好地留存保险代理人。”某保险公司管理层人员对记者表示。新京报记者潘亦纯编辑岳彩周校对贾宁 在即将举行的国庆70周年阅兵中谁将率先走过天安门?答案就是。他们 届时仪仗方队将护卫党旗、国旗、军旗三面旗帜走在徒步方队的最前方,引领受阅大军接受检阅。 旗帜就是方向,旗稳人心才稳方队才稳。 走在仪仗方队前面的三名擎旗手,他们的动作最难,责任最大,被称为“定海神针“。一起来认识一下他们。 党旗擎旗手 郭凤通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护卫国旗的标兵2017年朱日和阅兵国旗擎旗手2018年1月1日国旗护卫队转隶中国人民解放军后首位执行天安门广场升旗任务的升旗手。 国旗擎旗手 涂李响2019年白俄罗斯“独立日”阅兵任务中国阅兵方队的擎旗手。 军旗擎旗手王子赫刚刚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边海防学院录取 “定海神针”如何炼成? 128步走完86米每步75厘米率先走过天安门的擎旗手走得怎样,显得格外重要。除此之外,三面旗帜还要求前后距离三米,如何保证三面旗帜对正标齐、高度一致,擎旗手的稳定性至关重要。 坚持到无能为力,努力到感动自己为了训练端旗耐力,他们在7斤半的旗杆上系上砖块练臂力,挂上水壶练平衡,总重量超过30斤。 走百步不差分秒最帅的衣服是中国军装最帅的军人是中国军人。

  • 唯品会割舍自营物流
  • 韩将用5年废除精英高中 一场教育均等化的错觉?
  • 外汇市场累计成交超167万亿元
  • 城市农民郁亮
  • 【欧股收盘】贸易担忧情绪挥之不去 欧股收盘下跌
  • 九州最新登录网址
  • 线上银河赌城网站
  • 金沙娱樂城下载
  • 九州网址ju111net
  • 新时代赌赌场网
  • 责编:胡适真